首页>信息公开

中央和省市军民融合政策法规汇总

    


    国家目前有效的240多部法律中,涉军法律及相关条款多达120部;国务院制定700多部行政法规中,涉军相关条款也占有较高比例。另外在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联合制定的众多军事行政法规中,很多法规涉及到了军民融合。现将具体情况汇总如下:


  一、国家层面 

 

  我国从90年代开始围绕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统筹问题,在各个层级陆续出台的一些法规。 

 

  1997年,由全国人大常委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法》,总则第四条指出“国家在集中力量进行经济建设的同时,加强国防建设,促进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 

 

  2010年,《中国人民共和国国防动员法》,总则第四条“国防动员坚持平战结合、军民融合的方针,遵循统一领导、全民参与、长期准备、重点建设、统筹兼顾、有序高效的原则”,从顶层宪法就规定了国防建设与经济发展协调发展和基本原则。 

 

  2010年,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出台《关于建设和完善军民结合寓军于民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体系的若干意见》,为贯彻落实“十七大”提出的建立和完善军民融合式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体系的战略部署,推进军民融合式发展,提出相关意见,为在武器装备科研生产领域进一步贯彻“十七大”军民融合式发展部署做出了要求。 

 

  2005年和2006年,国务院出台的《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非公36条)和《“国有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若干配套政策》,为“促进军民融合”进一步“扩大军品市场的准入范围,将符合条件的民口科研机构和企业纳入装备承研承制单位名录”,允许非公有制企业进入国防领域。为配合战略部署在2010年又出台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允许民间资本进入国防工业领域。 

 

  二、省部级层面 

 

  国防科工局在2007年陆续颁布了《关于民营企业经济参与国防科技工业建设的指导意见》,允许民营企业进入第二类(武器装备一般分系统、专用配套产品)军品领域,以及《民营企业经济参与国防科技工业建设指南》,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参与军品科研生产任务的竞争和项目合作。 

 

  2009年颁布的《国防科技工业社会投资领域指导目录(开放类2010年版)》,提出了核领域、导弹武器、空间飞行器、运载火箭、军用飞机、军用舰船、国防电子等领域允许社会投资进入的目录,并在同年颁布的《国防科技工业社会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暂行办法》,引导社会资本投资进入国防科技工业建设领域。为了进一步促进社会资源参与国防建设。 

 

  2012年出台的《军品配套科研项目管理实施细则》,明确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开展专业化协作配套,着力解决制约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和发展的配套产品关键技术问题,提高自主创新和自主保障能力。同年颁布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领域的实施意见》,进一步扩大民间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的领域和范围,完善鼓励和引导的政策措施,促进武器装备和国防科技工业发展。在许可进入、任务竞争、税收优惠等方面对民间投资主体与国有军工企业实行同等待遇,加强安全保密和监督管理,确保国家秘密安全。 

 

  2013年出台的《国防科技工业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管理规定》提出了:承担军品任务的科研院所、有关高校、国有独资和国有控股企业、非公企业(外资企业除外)等承担相关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管理,并颁布了《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退出管理规则》,未经批准不得处置使用国家财政资金构建的军工关键设备设施。 

 

  2015年9月,国防科工局和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联合公布了新版《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专业(产品)目录》。新版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专业(产品)目录分核武器与军用动力、军用航空器等11大类,共755项,与2005年版许可目录相比减少约2/3。新版许可目录的颁布,对于打破军民界限,促进装备建设军民融合深度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三、军队层面 

 

  原总装备部在2003年颁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承制单位资格审查管理规定》,对民营企业和传统军工企业实行相同资格审查条件和审查程序,没有对民营企业的军品市场准入设置限制性规定,只要具备规定的资格条件就可进入《装备承制单位名录》。 

 

  为推行竞争于2009年出台《关于加强竞争性装备采购工作的意见》,引导开展分类、分阶段、分层次和一体化竞争,并规定对竞争实施保护。特别是在2009先后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军民一体化装备维修保障建设工作的意见》和《关于进一步加强装备承制单位审查工作的通知》,其中要求装备维修保障走军民融合式发展路子,统筹好军队和地方装备维修保障的规划计划、资源配置和力量运用,是对装备维修保障军民结合经验的继承与发展,是促进装备维修保障健康持续发展的根本途径,也是对新时期提高我军装备维修保障能力和保障效益的必然选择;凡与军方直接签订装备采购合同(含预研、科研、购置、维修技术服务合同,不含装备技术引进合同)的承制(含承研、承修)单位,必须具备装备承制单位资格。 

 

  2011年《装备承制单位资格审查实施指南》提出:从法人资格、专业技术资格、质量管理水平和质量保证能力、财务资金状况、企业经营信誉、保密资格审查等方面实施资格审查。 

 

  2014年5月《关于加快吸纳优势民营企业进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和维修领域的措施意见》提出:引导优势民营企业进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和维修领域的具体意见。 

 

  2015年4月原总装备部修订并颁布《中国人民解放军装备承制单位资格审查管理规定》,其中关键点是实施了分类审查。2014年,原总装备部发布了《关于发布装备承制单位资格审查申请受理点的通知》,明确了依托军事代表机构或授权机构,在全国主要城市设立45个装备承制单位资格审查申请受理点,并在全军武器装备采购信息网进行公布,为民参军申请承制资格提供了便利。 

 

  围绕装备采购“四个机制”,强化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建设,中央军委先后颁布了《装备条例》、《装备采购条例》、《装备管理条例》、《装备科研条例》、《装备维修工作条例》等。 

 

  依据国务院“三定”方案规定的“组织军品科研生产的资格审查和许可”职能,总装备部在1999年9月颁发《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管理暂行办法》;2000年颁发《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民用部门军品配套科研生产许可证管理实施细则》、《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工作指南》;2001年编制《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目录》;2003年12月,总装备部下发《装备采购计划管理规定》、《装备采购合同管理规定》等配套规章,初步形成了装备采购新的法规体系;2007年1月中央军委下发《“十一五”期间推进军队后勤保障和其他保障社会化的意见》,加快推进军队保障社会化。 

 

  四、未来政策重点关注方面 

 

  一是修订现有法律中过时的以及与军民融合政策不符的条款,为民营单位进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领域提供法律上的保障; 

 

  二是加快拟制《军民融合促进法》,从国家层面推进军民融合发展,同时加快拟制《武器装备采购供应法》,规范军地双方装备采购和供应行为。进一步明确国家有关部门和军队装备管理部门的职责分工,合同双方的权利义务,武器装备科研生产项目分系统、配套层次竞争的要求以及装备市场准入、合同管理、知识产权归属、国防资产管理等事宜,为解决制约军民融合体系建设提供法律支撑; 

 

  三是搞好相关政策衔接,形成军民统一遵循的制度规范;

 

  四是完善军民融合相关专项法规。在军品价格、国防知识产权、军工固定资产投资、军品配套科研等方面,按照军民融合的有关要求对现有法规进行修改完善,形成上下斜街、系统配套的法规体系。 

版权所有: 吉林市经济技术合作局 | 站点地图

技术支持: 吉林市城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公安备案: 22020402000217号 | 网站标识码:2202000040

ICP备案号: 吉ICP备12003426号—1

返回吉林市政府网站